19xjj.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暴力虐待 » 手機調教

手機調教
上一篇:補習下一篇:俏媳婦

1





蓮蓬頭中不斷落下的水珠把白皙的皮膚微微染成櫻花色。



熱水從脖子滑落豐滿的胸部,流過腹部從大腿落下。



皆川晴美是某間高校的學生,成績中上,擅長的是社會科,參加游泳部。



對異性充滿好奇但還沒有做愛經驗。平常也是會跟認識的男同學打招呼,

但還沒嘗過戀愛滋味



傍晚社團活動結束後,習慣是要先沐浴徹底清洗去消毒水臭味後才換上衣

服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聽到了不熟悉的手機鈴聲。不是自己手機的音樂從書

包中傳來。



打開書包,裡面除了自己手機外多了一隻不曾見過的手機。似乎是有簡訊

傳來,螢幕正閃閃發光著。



充滿詫異晴美拿起那隻電話。







「咦……?」



一看到畫面晴美臉都青了。



液晶上顯示的正是她一絲不掛的畫面。



看起來是在她家浴室中拍的。臉、胸部、肚子、臀部甚至陰毛……。



「這是什麼?」正當晴美混亂地悲鳴時,手機響了。



螢幕顯示來電者是「主人大人」。一開始打算直接把手機丟到,但終於鼓

起勇氣按下接收鍵。







「妳好呀,我們第一次連絡。手機中裡面那張照片妳滿意嗎?」



「你…是誰?」



「嗯,我就是拍了那張照片的人。」



「是你拍的?」



「漂亮嗎?我拍的很多,不過那張是我最滿意的。」



「拍了很多……?我的裸體?」



「嘿嘿,是呀…如果拿去妳們學校賣的話,應該很多男生會搶著買吧。」



「賣……?拜託不要!不可以!」



「不要我賣?」



「啊,當然不可以!」



「那麼打開手機中的簡訊,看看裡面寫什麼吧。」







電話突然就掛斷了。



晴美沒有辦法克制自己雙手的顫抖,勉強打開了簡訊。







從小過著普通生活的晴美,這一刻起再也無法回到原本無憂無慮生活了。







<主人大人



我拍了六張晴美漂亮的照片



妳每次聽我的命令完成一件事我就刪除一張



呵呵我是好人吧(^^)y??



隨時要帶著這隻手機



如果響了5聲妳還沒有接



就會在學校的網站讓大家下載喲



那樣會很討厭吧?



第一個命令是『在房間手淫喲』。



8點打電話,等你唷(^_^)gt;







再一次確認了簡訊的內容,晴美只覺得呼吸困難。



六張照片,一次刪除一張,也就是說要聽話六次……。



當晚回家後,吃完晚餐就趕快躲進房間裡。



呼吸愈來愈急促,隨著時針漸漸指向八點,晴美緊張地穿著製服坐著。

「主人大人」的來電突然出現。



嗶嗶嗶…嗶嗶嗶……。



行動電話響了。一聲…兩聲…三聲…四聲……。



就在要響起第五聲的瞬間,晴美接起電話。







「八點了,準備好了嗎?」



「主人大人」的聲音湧入晴美耳中。那是低聲的呢喃。



「你是誰……?」



「沒有告訴妳的必要,妳知道照片是我拍的就好了。」



「你這個不要臉的罪犯!可恥!你知道偷拍是犯法的嗎!」



「犯法?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妳想我把妳的照片貼上網嗎?」



晴美啞口無言……。



「所以問題應該是妳要不要好好聽話吧。反正呢,妳每聽一次我的話,我

就刪除一張;不聽話的話,我就貼到學校網站去。這個遊戲規則還要我再說明

一次嗎?」



晴美當然聽得懂。「主人大人」的聲音、語氣已經都很明白了。如果違逆

他的話,他是真的會去貼圖的。



「是…明白了……。」



「清楚地說…」



「手淫……。」



「不是說這個。」



「哎?」



「說【如果我沒有乖乖聽話,就請把照片貼上網站】。」



「晴美今後會乖乖聽主人先生的命令手淫」晴美聽到電話中的話快要哭起

來了,用肩膀夾住手機,雙手伸向胸部和雙腿之間。







手伸進了領口扶住豐滿的乳房,裙子下鑽入的食指從內褲上輕輕地描畫著

秘密的花瓣。



意識到聽筒對面的存在,手指在觸摸到陰部的瞬間猶豫了。



連對方的臉也沒看過就這樣被脅迫手淫嗎…自慰的手緩慢考慮起來。



難道不能用騙的嗎?想著想著晴美耳朵中聽到對方的聲音。







「手怎麼停下來啦?反悔了嗎?」



「啊…?你…你怎麼知道……?」



「這是秘密。妳平常手淫是完全沒有忌諱的唷!」



「我會好好做的……。」



「當然,我也會好好地拍照喲。」



「啊……。」







到處都找了,還是完全不明白對方是從哪裡拍的。



以前就被他看個精光了,現在也…而且以後……?



剎那間晴美抱住雙乳,夾緊大腿想要遮蓋住秘密。雖然是抱胸掩住秘縫,

但手指的進攻卻沒有停止;跟平常比起來,今晚只能說是沒那麼強而有力吧。

呼吸聲慢慢粗重起來,幼嫩纖細的腰也像被蟲子爬過似的。雖然隔著內褲,也

能清楚看見完全濕潤了的陰部。







「呀…太…受不了了…和平常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好熱…不要看…不要看……。」



「被看會更興奮嗎?好厲害呀。」



「沒有…沒有……!」







想直接觸摸那惱人的紅豆,但想到正被人偷窺,就必須忍耐。



不斷搖著頭想要恢復理智,晴美咬緊嘴唇,強忍住聲音。被自己擁抱的身

體快速加熱,她也知道此時如果不自慰,這熱度是不可能消退的。







「沒辦法…不要逼我…啊……!」



「不要掙扎了,直接摸下去吧。」



「我不要…我不要…好害羞呀……!」



「但是我不滿足的話,到最後還是妳倒楣喲。」



「……!」



「知道了該來的躲也躲不掉,心裡有沒有舒服點呀?」







不做也不行了……對方的話不斷搖動著晴美的理智……。



解開兩顆襯衫鈕扣,手掌彷彿要弄碎胸罩似地不斷搓揉著乳房。另隻手朝

內褲中滑進,直接碰觸花瓣。







■ 2





手掌捧起腫脹的乳球,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突起的奶頭。另一隻手的手指攪

拌著泥濘不堪的花瓣,指尖慢慢中填埋進祕穴,指腹緩緩搓揉敏感的粘膜。



這是晴美平時自慰的方式,但與平時不同,今天是被男人脅迫著──並且

那男人正不知道躲在哪裡看著自己。



被偷窺的異感為晴美的身體帶來與平時不同的感覺。



被控制住的羞恥感。



「哎呀!」



「嘿嘿,興奮了嗎?一邊被偷窺一邊玩弄自己,感覺很刺激吧?」



「哦…不要…不要那樣說…討厭呀……!」



「哦?是想要我閉嘴嗎?你那張淫賤的臉,表情可不是這樣說的唷!」



「啊…不行了…饒了我吧……」晴美的喘息中攙雜著別的東西。



背向後仰,閉上的腳不知什麼時候張開了。肉慾隨著淫水不斷湧出。







「再把手指塞進去點。」



「不要…不要…。」



「左手往下一點,用力捏你的乳頭。」



「拜託,拜託你不要再說了…」沉溺於屈辱快感的晴美無法抵抗聽筒中傳

來的指令,乖乖地聽從「主人先生」移動手指。



「晴美,不行了…已經忍不住了…啊…好難過呀……!」



青春的身體強烈地痙攣,整個人不斷猛力地弓起又彈開。



陰道裡鑽入的手指,被緊緊地捆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攻上絕頂意識朦朧中的晴美,從話筒中聽到「主人

先生」的聲音。



「可愛的小姐,感謝妳銀亂的表演呀,我已經依照約定,刪除掉一張照片

了。」



「嗚…嗚……。」







「嘿嘿,下次要怎麼玩弄已經想好了,慢慢地等吧,不要太興奮了。」



嘟嘟嘟…電話斷線了。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身體中高潮的餘韻也慢慢散去。亂了的製服,濕透了

的內衣,證明著剛才自己的痴態。



晴美像傻了一樣,無言地脫去製服換下內衣。



「後面還有更厲害的等著妳……。」



想起男人最後一句話,晴美心中的不安不斷增加。害怕與異樣的期盼,兩

種完全不同的感覺在她心中糾結著。







<主人大人



嘿嘿果然有淫蕩的天份唷



上次的手淫還真不是普通的激烈呢



真讓我大開眼界



我的第二個命令是『不穿胸罩跟內褲去搭電車』



○○車站7點33分發車的上行列車第四節



從中間那扇門走進去>







下一通簡訊出現是三天后的事。這段期間中,晴美活在隨時隨地都感到被

窺伺的緊張生活中。



也曾經想要去報案,但實在鼓不起勇氣。



每天換衣服的時候都提心吊膽,上廁所、上下樓梯的時候也一直覺得那男

人不知道躲在那裡。



就這樣三天過去,沒有任何進一步事情發生,但就在鬆了一口氣的時候,

手機上又傳來了簡訊。



搭乘那班電車沒有問題,○○車站也是在晴美上下學的路上,時間雖然比

平時稍微晚點,但不會遲到。



(不準穿胸罩跟內褲……。)



這種事情想來想去自己也做不出來呀。



蒙上眼淚沾濕了臉,把臉埋在枕頭裡滾來滾去怎樣也睡不著,就這樣迎向

早晨的來臨。







雖說外面還穿著製服,裡面不穿內衣讓晴美還是很猶豫。



乳頭與製服摩擦變得敏感起來,陰部直接暴露在空氣中,腦海中浮現像整

個人全身都沒穿一樣的錯覺。



盡量避開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走,用書包一邊按住胸,一邊快走跑進月台。



強忍著害羞進入了指定的車輛,但在擁擠的上班人潮中連想要找個踏腳的

地方也很困難。



門關上,電車出發了。



不管怎樣,這個『命令』應該是完成了。不協調感穿過了晴美的大腿。



暖暖的,像是什麼東西象爬上身體般的感覺。



色情狂!



晴美回頭打算確認對方臉孔的時候,耳畔響起了低語。



「忘了照片跟主人的命令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晴美整個人凍結住了。



在擁擠的人縫中,隱約可見色狼的手從腰部滑進裙子裡面。



打算按住色情狂的手,但因為太過擁擠,只能按住那手臂。



一邊的手臂被按住,男人馬上從製服上開始搓揉起乳房。



完全是計畫好的,包圍網瞬間完成,晴美的雙臂被拉開固定到背後。好幾

隻不知道哪裡來的手開始愛撫不能反抗的晴美。







「真是有活力的少女呀,胸部這麼有彈力」身旁響起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啊…不要…不要捏呀……。」



另一隻從製服下鑽入的手開始揉起晴美的豐乳。



強有力、大膽,完全沒有顧慮的手。



寬大的手掌上下搖晃著乳房,不時也用食指與拇指捏轉奶頭。



細嫩的胸肉在男人手中改變了外型。身體想要逃跑移開,但卻完全不能動

彈。







「感覺真好,是上等貨呢!」



「不要…不要……!」







裙子中滑進的手直接撫摸晴美的屁股。精心來回撫摩,像是要測試少女的

靈敏度一樣,時而溫柔、時而粗魯。



呼吸混亂的晴美敏感地察覺到那隻手正在往小菊花延伸。



食指開始搓揉著少女的肛門。



強烈的嫌惡感浮現在少女臉上,指尖慢慢沉入菊門裡面。



未開發的擴約肌奮力反抗,阻擋著手指進一步前進,但抵抗力卻一點點逐

漸衰弱。



(慢慢來吧…反正獵物不反抗……。)



色情狂浮出笑容。







「不可以讓叔叔們不高興唷……。」



「哎…什麼?」少女不停顫抖,全身發麻。



裙子中又鑽入一隻手,慢慢爬向晴美的陰部。



拼命想要闔上大腿抵禦侵入,不過另外的手卻拉住晴美的大腿,不讓她把

腿合起來。



男人的手搜尋到陰道入口,拿出了奇怪的東西。



冰冷的球形物體,在晴美陰瓣間開始振盪。



一點一點地顫動,微波在晴美的陰道裡不斷震盪,敏感的性器跟著搖動著

晴美的大腦。



(這就是所謂的跳蛋嗎?)



晴美曾經聽朋友說過那樣的東西。



(啊…好奇怪的感覺呀…好舒服……。)



被振盪的陰道逐漸分泌出淫水,跳蛋慢慢被埋進花徑中。



隨著跳蛋進入晴美的呼吸愈來愈粗,抵抗男人愛撫的力量也變弱了。







「真是淫亂的女學生呀,你們聽,她叫出來了!」



「會不穿內衣就上電車的蠢女人,反應真是強烈呀!」



「嘿嘿,用跳蛋就會高潮的女人耶……。」



「好濕唷,一下就流了這麼多。」







被男人們下流地指出事實,晴美垂下紅透了的臉。



身體一點一點顫動,陰道中流出的愛液順著大腿滴下。某個色情狂用手指

沾起淫水,塞到晴美口中。







「這是你的淫水,把它舔乾淨!」







晴美無意識地張開小口,開始精心舔那個手指。



(不能逆被命令的事……。)



在淫亂的快樂中,晴美彷彿被催眠了……。











■ 3

小口、胸部、菊花和秘裂四個地方同時被攻擊著,跳蛋與手指不斷地蹂

躪著身體的深處。



顫動的雙腳已不能支撐自己,晴美的身體倚靠到某個色狼身上。



色情狂們微笑著不斷吐出淫穢的話,抓著晴美的手臂往男人的雙腿之間

探去。



那裡有已勃起的肉棒,火熱的脈動把男人的慾傳送到晴美的手上。







「嗚嗚……。」



「怎麼樣,沒摸過男人的東西吧?」



「好好撫,知道要怎麼做吧?」







(那是…啊……。)



晴美抓住堅硬的肉棒,用白嫩的小手開始撫摩。



(這個是第一次觸摸男人的性器官,而且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隨著女孩的摩擦,肉棒變得更大起來。好像是要鑽木取火一樣,握住晴

美小手的男人的手加速前後移動。



就在此時,手指鑽入了晴美的肉穴中,跟著她玩弄肉棒的節奏,插入的

速度也愈來愈快。



每次插入都讓晴美的身體劇烈震動,不斷扭動的身體拼命想要逃跑,但

被男人們那樣緊緊圍住,怎樣也沒辦法讓身體逃出包圍。



被手指塞滿的小口中洩漏出喘息的聲音。









「嗚…嗚……!」



「嘿嘿,小姐妳的身體還沒被男人玩過吧!」



「不…不要……。」







跳蛋強烈刺激著粘膜。



晴美的雙眼緩緩閉上,表情像是沉溺於強烈的性慾之中。



(拜託…誰能幫我把那個關掉…救命呀…受不了了……。)



男人們的手指沾滿了少女的淫水,沿著陰唇用各種不同的手法刺激。晴

美的腰無助地擺動著,洶湧的愛液不斷噴出。



手指進入晴美陰道,處女的肉膜抵擋了指節的入侵,但已完全充血的花

瓣,卻一張一合地吸允男人的手指。



粗壯有力的手指比晴美自己自慰時更粗暴地在陰道內翻轉。







「嘿嘿,小姑娘妳淫蕩的表情真漂亮呀!」



「沒有…沒有那種事…沒有……。」



「不要說謊唷,妳這個淫亂的女學生,身體是騙不了人的啦!」色狼們

你一言我一語地虧著。







晴美拼命想否認,不過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在說謊。



可憐的舌頭被揉捏扭轉,歪斜的乳房上奶頭硬硬地翹立。



接受了手指的陰道和菊門都因色情狂的運動作出反應,青春的肉體不斷

痙攣。



眼看晴美馬上就要在車廂中登上絕頂了。





「嗯…嗯嗯……。」







眾目魁魁下晴美失神了……。



男人們不斷地爆發,腥臭的肉漿一股一股淋灑在晴美的製服上。



在無法言喻的極度羞恥中,晴美在前所未有的強烈高潮裡載沈載浮。尚

未開發的花瓣,也像海中的蚌殼一樣不知恥地蠕動開闔。







電車的速度慢了下來,下站馬上就要到了。



身旁人潮突然間都往車門移動,沈溺於恥態中的女體瞬間失去了倚靠。



晴美甜美幻境,被色情狂們的動作拉回現實。







「啊…放開…不要…不可以……。」



「嘿嘿,小姑娘不要害怕。」







手伸入晴美大腿之間。



咕嚕……陰道被冷冷的東西侵入。不僅僅陰道,連菊門也被侵入了。



似乎是塗上了潤滑劑,異物比剛才色情狂的手指更深入晴美直腸內。







「哎呀…那是什麼…嗚…不要…不要!」



「是貞操帶,我們幫你穿好。」



「啊……。」



「這是主人大人特別幫你準備的禮物,還交代了說前面後面兩個小洞都

要幫你穿好。」



「不要…不要這樣!」







拒絕絲毫沒有效果,在晴美腰間傳來了細微的金屬聲響。是鑰匙鎖上的

聲音。陰道和菊門中東西開始蠢動,相當於陰蒂位置也傳來細微的振盪。



陰道內的東西螺旋地開始攪拌陰道內的粘膜,尖端和側面的突起的轉著

翻開了花徑裡的肉褶。菊門中位的東西像鑽頭一樣在直腸內不斷猛攻,那彷

彿要排便的異感讓擴約肌不自主勒緊。陰蒂上的震動如小波浪折磨晴美,從

下身不停放大成快樂的巨浪搖撼身體。



晴美想要脫下貞操帶子,不過連能讓手指伸進去的間隙也沒有。



這時電車到達晴美學校那站。色情狂們像約好一樣,突然通通消失在人

潮中。



晴美逃跑似地衝進廁所,鎖上門在馬桶上坐下不動,緊緊合上大腿。









「啊啊…受不了了…好熱…嗚嗚…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少女被

情慾灼得渾身通紅,不住發抖。









就在此時「主人大人」的手機響了,強忍住火熱的淫慾,晴美調整呼吸

把手伸向手機。







「這次有乖乖從我的命令唷!」電話那頭是一成不變輕輕的聲音。「在

電車裡面接受色狼們的調教,現在一定還沉浸在高潮裡面吧?



「啊…那些…那些色狼…是你叫我不準穿內衣的……。」



「嗯,這次你很認真地執行了我的命令,很好!」



「但是你沒說要裝上這個東西呀!…也是你打開的嗎?」



「當然…當然…。那是很貴的東西,喜歡嗎?」



「拜託你,求求你拿下來好不好!」



「嘿嘿,要不就乖乖聽話,要不就自己想辦法吧!」









如果能拿下來早就拿下來了。材料似乎是皮的,要切開需要剪刀之類的

東西。



沒有隨身攜帶那種東西,更不能向車站工作人員借吧。



無論如何,都不想被人看到這樣製服上滿是白濁精液的痴態。



當晴美伸手要抽出衛生紙的時候,「主人大人」的聲音又響起了。



「想要貞操帶的鑰匙嗎?」



「啊…當然!能請你……。」



「那麼可以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嘛?但是只可以全部都回答『是』唷!」



「……?」



「來,乖乖試一次……。」



「……是……。」



「有沒有跟男人做愛過呀?」



「哎?沒有那樣的事呀!」









晴美辯解的瞬間,體內的東西明顯轉得更快了。陰道的粘膜整個糾結在

一起,強烈的震動不斷襲擊著肉體。









「你只可以回答『是』,別的答案都要接受處罰!」



「是……!」



「想到做愛的時候,馬上內褲裡面就會變成黏答答的?」



「是……。」



「不管是在教室裡面,在電車上還是便利商店裡面都會很濕對不對?」



「好難過…是……。」



「所以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外面,都會偷偷手淫對不對?」



「啊啊…是……!」









(停止呀!不要拿那種事問我…我不是那樣的女人……!)



不斷回答自欺欺人的問題,強烈的羞恥讓身體整個灼燒起來。



熱度溶化理智,奪走正常的思考,晴美的手無意識地開始撫摸起乳房。







「知道自己手淫被看到,覺得非常興奮對不對?」



「是……!」



「被看到變得更興奮,是因為你根本就是一個變態對不對!」



「是……!」







一邊被貞操帶玩弄一邊回答莫名其妙淫穢的問題,晴美的意識朦朦朧朧

走上了高潮的絕頂。



隨著最後崩困的界限逼近,晴美的心中強烈地搖擺起伏。



那隱約的界限已浮現眼前,快樂到整個脊背成了弓形的晴美視線飄向天

花板。



隔間頂上立著數位相機窺伺著擠晴美的痴態。



從一開始就被拍下來了……!













■ 4



「不要拍!不要拍!住手呀!…嗚啊啊啊啊!」







陰道強烈地收縮,祕徑中的異物整個卡死在肉膜之間。



瞬間衝出前所未有的強烈高潮,長長的睫毛隨著美目闔攏了。



(全部被拍了…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整個被拍了……。)



強烈地感受到所有隱私都暴露在鏡頭前,通過那台相機,自己卑鄙的身

姿會被幾萬人看到吧。



噗通…噗通…心臟劇烈地跳動,拼命搖頭想否定這個事實。



(太殘酷了……。)









「等等…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啊啊啊啊!」









進攻絲毫沒有停頓的跡象。



陰道與直腸中的運動愈來愈快,玩弄陰蒂的振盪比之前更加強烈。



剛達到高潮更加敏感的晴美,像放棄了一切快樂地發出聲音。



(聲音和樣子都被拍了…除了快樂外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不想繼續被拍,就開門逃跑吧,但是已經沸騰的下體,不斷嘰咕嘰

咕發出聲響。



彷彿要對抗陰道內的挑戰,晴美的性器變得更敏感。每當肉褶翻轉,陰

道內就湧出更多火熱的愛液濕潤。



左手蒙上臉,右手拼命想要扯開貞操帶。裙子翻開了,大腿整個暴露在

鏡頭前。



快樂毫不停歇,隨著不斷上升的體熱,理智已經完全掩埋在淫亂之中。









「啊…又來了…又來了……!」









晴美虛脫了……。



當少女沉浸在陰道餘音時,接著換成肛門內的東西激烈運動起來。



異物感扭動身軀,疼痛變成異樣快樂。



對刺激的感受度變得更強,每次扭動都把晴美帶上激烈的絕頂。



快樂顫動的嬌聲……。









「拜託…請放了我吧……請拿下來…拜託……!」









跟懇求聲不一樣的是,扶著貞操帶的手不知不覺更把它壓緊在下身。









第七度達到了高潮。



已超過能承受的界限。身體不斷痙攣,一張一合的嘴中不斷流出唾液,

晴美失去了意識。雖陷入昏迷,但身體對貞操帶的振盪仍然不斷作出反應抽

搐著……。









引導晴美恢復神智的是手機的聲音。



在廁所中雙腳張開,裙子也凌亂地捲在身上。



晴美想起被激烈地攪亂、升天的痴態。



貞操帶還固定在下身,雖然已經沒動但異物感還是不斷弄濕晴美陰部。



被來自下半身的火熱搖晃身軀,晴美看了看把自己拉回現實的手機。



有一封新訊息。









<剛才表現得很好唷最後腰都會自己擺動呢^^>









(的確剛才自己扭動著腰……。)



晴海想起剛才自己的樣子,整張小臉變得紅透。









<貞操帶已經關掉了但別以為開關永遠不會再打開唷

我會隨時注意你的現在就穿著貞操帶去學校吧>









(不可以那樣……。)



雖然看不見「主人大人」,但還是拼命搖頭想要懇求。



沒有人回答……。



訊息還有繼續。









<看你這麼乖就告訴妳貞操帶的鑰匙在哪



在學校的體育倉庫蓋住了好好找就找得到>







(體育倉庫?為什麼那樣的地方?)



(或許…「主人大人」是學校的學生……?)



但一定不是晴美認識的人,之前沒聽過「主人大人」的聲音。



晴美的瞳孔不自主收縮了。



彷彿在地獄中看見空中垂下的蜘蛛絲……。









「還是先去學校吧……。」









拿衛生紙擦掉製服上的精液從廁所出來。



也許因為已過上學時間,往學校的路上沒什麼人。



陰道內異物感不斷刺激著晴美,每跨出一步,奶頭都不斷被製服摩擦。



沒穿內衣在街上走路的羞恥感,讓晴美像剛剛跑步完般粗暴地喘息。



(如果被路人知道的話……。)



光是想到那個心就快要碎了。滿腦子都是自己的醜態。



儘管如此,還是朝學校走去。



因為只有那裡,才能找到從這地獄逃出的線索。









好不容易走到學校,因為已經是上課時間,校舍間安安靜靜,運動場上

也沒有人。



晴美走向體育倉庫,伸手試著打開平常鎖上的門。



出乎意料門沒有上所,晴美稍微開門後,調整了呼吸。



(「主人大人」說了其中有鑰匙…引我到這來…管他的,就算有什麼圈

套。也只能進去了……。)



(有什麼狀況就大聲叫救命吧……。)



晴美開門進入倉庫中。



黑暗中只有讓人討厭的霉味。



伸出手想找電燈開關。









突然間手被抓住了!









剛發出哀鳴立刻被推到在地面上,還來不及反應手腳就被人固定住了。



砰!



倉庫門突然關上!



驚慌中準備大喊的嘴巴中被塞進了布團。



來不及喊救命了……。









「製服怎麼辦?」



「有帶小刀嗎?」







刀刃撕開晴美的製服。



敞開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



全身上下除了貞操帶子外,沒有可以保護晴美身體的東西了。



貞操帶又展開了對陰蒂、陰道跟直腸的攻擊。







「嗯…!嗯嗯!!嗯嗯!」



「嘿嘿,聽得到馬達的聲音呢。」









(這個聲音我聽過…是「主人大人」……!)







■ 5



陰道與菊門內的震動不斷攻擊著晴美。



女陰深處中傳來的強烈波浪,讓晴美在官能世界的大海中隨波逐流。



雙手雙腳都被壓制,只能拼命想把頭抬起來,但晴美自己也知道,那

只是虛幻的反抗。違逆自己的意志,晴美的腰著急地前後擺動。



更強,更激烈……。







「好色唷,這樣子也會擺動腰呢!」



「嘿嘿,是因為早上花了大錢,請人訓練過了呀…現在已經很溫馴

了。」



按住手腳的男人們批評晴美的痴態。



(有聽過的聲音,好像是同年的男生……。)



「注意到了嗎?在這裡的人都是跟妳同級的,游泳社的人也在喲!」



「主人大人」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



「妳還真受歡迎呢!一宣布要募集想侵犯妳的人,馬上就人山人海的

人來應徵。讓我嚇了一跳!」







(很多……人……?同年級的…游泳社的……?)



晴美不明白…正因不明白愈發恐怖。



對著恐怖發抖的身體,男人們拼命亂摸著。



「嗚嗚!」



「哇,真好摸!」



「奶奶真軟!」



「腿好光滑唷!」







雙眼被遮住身上被充滿慾望的男人們胡亂撫摸,與電車上色狼們比起

來是更強烈的恥辱,晴美已經完全無法思考,身體自動地開始敏感起來。

面對著男人們的暴行,晴美不停地扭動身體哀鳴,但即使男人們放開了她

的手腳,晴美也再沒有力氣逃跑了。



(好怕……。)



晴美不知道男人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害怕得淚水直流,更糟糕的是這

些人居然是自己所認識的人。



某人用力地揉著胸部,另一人舔著另一邊的奶頭。蜘蛛一樣的手猛攻

著陰唇,蛞蝓先生似地舌頭爬行在陰戶上。



手和舌頭持續攻身體──不僅是從外邊,陰道內的異物也沒有寬恕地

持續責備著她。



(不行了…啊……!)







「她馬上就要高潮了喲,想要拍照的準備好了沒有?」



在激烈的刺激中即將消失的理智被「主人大人」的話打醒。



明知徒勞無功還是拼命掙扎,想要遮住陰部讓腿交叉,最後還是被男

人們扯開大腿。







啪擦!



叮咚……!



?…!



耳朵響遍手機的照相聲。



在達到絕頂的瞬間,快門聲崇四面八方傳來。



無與倫比的羞恥襲擊晴美,讓身體火熱發燙。



(不要…我不要……。)



否定的言詞空虛地影響……晴美的心……。







高潮讓晴美四肢無力。



壓倒手腳的力量鬆開,嘴裡的布也被拿掉。



嘴唇因缺氧激烈地震動,每次呼吸都像是在向男人們挑情。



匡鐺!



金屬聲從晴美下身貞操帶那響起了。









「是想要繼續放在裡面嗎?」



「不要…那樣…好難過……。」



說話的同時,晴美陰部和菊座中的東西被拔出來。



似乎是覺得惋惜的嬌喘從她嘴裡露出。



陰部暴露在熟人們面前,而且自己居然因為羞恥而濕透了。



(我的身體真的這麼淫蕩嗎……?)







「在大家面裸體很興奮嗎?」



「不…啊…這……。」



「不要再嘴硬啦!」



「喂!幫妳好好舔吧!」









(好可怕……!)



被男人們暴力相向,晴美嚇哭了。



舌頭爬向晴美雙腿之間。



噗嘰…噗嘰…不斷發出唾液和愛液互相攪拌的聲音。



不像淫具單調的進攻,舌頭像有靈性一樣,不斷攻擊晴美容易敏感的

地方。



不久舌頭探索到晴美最敏感的部位,執拗地開始攻擊。



忘記狀況,晴美的情慾開始上升。









「哎呀……!」



「很爽嗎?被我舔得很舒服嗎?」



「啊…『主人大人』的舌頭…啊啊……!」



「是嗎?喜歡嗎?」







就在晴美再次要達到絕頂的咫尺之前,舌頭從陰部離開。



快感突然中止,晴美火熱燃燒的軀體不由自主地扭動追尋著。



熱度溶化了理智,淫亂的火焰燒壞了腦子。



小手自然地往性感帶伸去,不過馬上被男人阻止了。







「想要被幹嗎?」



聽到那個問題晴美立即點頭著。



(想要…好想要被穿過身體呀…好想……。)







「那麼,必須說『我好想被幹,拜託幹我!』」







男人們輕薄地笑做一團。



(怎麼說得出話呢,但如不說,現在實在受不了了……。)







「拜託……!」



扔掉害羞,晴美張開口。



被男人們圍城一圈侵犯,連被誰奪去處女都不知道。



(太可怕了……。)



但身體渴望被進入的慾望壓住那樣的恐怖……。







「不行喲,要清楚說拜託我們做什麼。」



「對呀,不可以混過去,快說希望我們做什麼?」









「主人大人」的手指描著晴美的秘口。那是彷彿觸到又沒觸到的微妙

觸感。



令人著急呀……。



晴美動腰想追著那手指,不過手指馬上移開。



「放…放進來……。」



「什麼?放進哪裡?」



「晴美的…晴美的妹妹…放進來……。」



「喔…什麼?想要什麼放進去?…放到哪裡去?」



「啊…粗的東西……晴美的陰道內……。」



晴美拋開一切。



「希望你們粗大的雞雞放進晴美的陰道中!」



害羞…處女…普通的學生生活……。



陰部上可以感覺到肉棒。



反正逃不掉了,也不需要再反抗,心臟砰砰地大聲跳動。



充分地濕滑的陰道內,處女的緊固防線接受了龜頭的衝擊。







「啊!哎呀!」



「哎,真的是第一次嗎?太爽了!」



「喂,等下換我啦!」



「真的可以幹唷!他嗎的真是太爽了!」



「不要急,每個人都有機會!」







不要急……?



一邊被肉棒貫穿,晴美一邊聽男人們的對話。



下體不斷被衝擊,穿透身體的感覺奪走了全部。



她已經沒有理智了。



在肉慾海中溺水的晴美。



(沒想過居然會是這樣呀……。)









■ 6





在一群男人圍觀下被奪去了處女。



不知道對方的臉,不過卻能清楚感受到陰道內的肉棒的樣子。



每次都幾乎貫穿大腦的刺激,不斷提昇著快樂。



沒有害羞,晴美不斷叫喊。







「啊!…好棒!」



「真是厲害呀!這樣就爽成這樣!」



「她真的很爽,你看她的表情臉!」







咕嚕……。



好像塗了軟膏一樣的東西,手指侵犯進入肛門。



肛門本來就已經很敏感,插入手指後馬上就變柔軟了……。



接著肉棒頂上了屁股,咕嚕一聲龜頭就侵入了直腸。







「嗚嗚…晴美的…屁屁…啊…嗚嗚……。」







塗滿了軟膏的肛門中,陽具沒有阻礙地滑動著。



前後雙方來的壓迫感,最初躊躇似的感覺馬上變成了快樂,讓晴美好

像是要更深地接受前後兩根肉棒般扭動著腰。







「啊啊啊啊啊!前面…後面…晴美…晴美都被……!」



「還沒有全部,嘴巴讓我先來吧!」



「我也要,我要玩胸部!」



「嗚嗚…嗚…咕嚕…嗚……!」



「這對奶子真爽呀!」







口中的肉棒無禮地衝擊著,腦海中浮現電車中的景象,晴美不自主地

開始舔著。



兩團乳肉被用力捏揉,乳頭疼痛地翹起,可以感覺到肉棒正在乳溝間

不斷來回。



所有的孔、所有的性感帶都被攻佔了。



在茫然中,晴美聽到「主人大人」的聲音。







「啊,晴美全部秘密都被我們知道了,所以現在起這裡每個人都是

『主人大人』,今天如果沒有讓每一位主人都爽的話,我們是不會放過妳

的!」







晴美的身體強烈震動,墜入淫亂的地獄深處!



(啊…不行了…讓我下地獄吧!盡量欺負我吧!)







「出…出來了!」



「喂!你是射在哪裡呀?裡面還是外面?」



「大家都要玩,不可以射在裡面啦!」







進攻晴美的肉棒也要達到界限。攻擊的速度增加,晴美的身體也再度

趨向頂點。



(嗚…快…快點…要…要到了!)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



全身承受白濁的精液,晴美達到絕頂了。



(已經回不去了…啊…淫亂的世界……。)







倉庫的事件已經過了幾個星期。



星期天晚上10點,晴美房間中她的手機響了。按下接聽鍵,聽見耳熟

的聲音。







「嘿,上星期很累吧。整個禮拜晴美是怎樣過的呀?」



晴美表情像聽見好朋友一樣──是『主人先生』。



但二人關係絕不是朋友,直到現在晴美連對方的臉也沒看過。



是──性奴隸和主人──吧。



晴美緊握電話發出聲音。







「星期一,在學校口交。在走廊角落,聽見其他人腳步聲…心理好緊

張。射在嘴巴裡,本來想吐出,但被命令要吞下去…吞下之後,突然短褲

就被拉下來…被強姦了……。」







「星期二,在電車中遇到了色狼。一開始三個人,後來被五個人摸。

胸部…大腿…一點一點被摸那裡…奶頭和下面也被摸了。在電車裡,高潮

了兩次。」







「星期三,穿上貞操帶去上課。上課的時候前面…後面…粗粗的一直

振動…一直…被老師叫起來讀課文的時候忽然變強,差一點就要叫出來了

……。」







「星期四,在體育倉庫裡面被綁起來。晴美腳被拉開,手腕和腳踝被

綁在一起,害羞的地方全部都被拍了照片。後來奶頭和陰蒂上被貼上了跳

蛋…後來…就被一個人丟在倉庫裡面。好可怕…不過…特別覺得……。」







「星期五,內衣被拿走然後被帶去逛街。裙子也被迫換成超短的,然

後被迫去成人商店買東西。周圍的人都一直看,害我全身發熱……。」







「星期六,整天都被同學們…。因為是假日,被帶到同學家…八個人

在。一開始是一個人,後來就前後、嘴巴、胸還有手都…。最後全身都是

精液,糊糊的還被錄影下來……。」







對著聽筒,晴美報告過去一週自己淫蕩墮落的行程。







「做得很好,很乖!」



「嗯……。」



「濕了嗎?向主人報告變態的行為,妳應該已經濕透了吧?」



「嗯…濕透了……。」



「妳真是變態呀,現在想自慰了吧?」



「想…主人大人,晴美現在可以自慰嗎?」



從聽筒聽見「不行」的聲音,晴美臉沉下感到失望。



可是聽到接下來的命令馬上就笑了。







「一定比妳自己自慰還要舒服。現在晴美準備好要接受主人新的命令

了嗎?」









【完】
上一篇:補習下一篇:俏媳婦